<nav id="aeaii"></nav>
<nav id="aeaii"><nav id="aeaii"></nav></nav>
  • <menu id="aeaii"></menu>

    咨詢熱線:0312-7071181
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 資訊新聞 >> 行業新聞 >> 4個紡織工種入列短缺職業榜,為什么?江蘇省調研3000多名一線職工后給你答案

    字號:   

    4個紡織工種入列短缺職業榜,為什么?江蘇省調研3000多名一線職工后給你答案

    瀏覽次數: 日期:2019-12-14
    圖片
    時間:2019-12-10 14:17:41    來源:中國紡織報  
     
    編者按:近日,縫紉工、織布工等4個紡織業工種上榜全國招聘求職100個短缺職業排行的消息,在行業內引起了廣泛關注。工作勞動強度大、待遇一般,是很多紡織企業招工遇到難題。日前,江蘇省財貿輕紡工會、江蘇省紡織工業協會聯合調查并撰寫了《2019年江蘇省行業一線職工收入狀況調查報告》(以下簡稱“《報告》”),對行業從業員工的收入情況做了統計調研,并對困擾紡織行業的招工難、留人難、職工隊伍老齡化等問題進行摸底,針對問題進行分析梳理并提出對策建議?!秷蟾妗贩从车那闆r在行業內具有一定普遍性和代表性,《中國紡織報》特予編發,與廣大行業人士一道探索破解難題之道。
    江蘇省在我國紡織行業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紡織行業經濟總量連續35年居全國第一,也是近年來國企改制、產業轉移、調整結構的重點地區。為加快培育先進制造業,江蘇省政府將高端紡織納入了全省13個先進制造業集群之中,加以重點培育。但近年來,招工難、留人難、職工隊伍老齡化等問題一直困擾著紡織企業,嚴重影響了紡織行業的可持續發展。為此,蘇省財貿輕紡工會和江蘇省紡織工業協會,從紡織行業一線職工最關心、最直接、最現實的工資問題入手,通過連續3年對企業和職工進行樣本跟蹤調研分析,剖析近年來一直困擾紡織行業的幾個難題。

    現狀:

    多重因素讓年輕人望而卻步


    當前,很多年輕人在擇業過程中,寧可選擇技術含量和職業成長性一般的送外賣、餐廳服務員等工作,也不愿進工廠當技術工人。調研選擇了紡織行業代表性強、覆蓋面廣的運轉操作工(粗紗工、細紗工、織布工)、保全工、服裝制作工這3個工種,并根據全省紡織產業的分布,選擇了蘇州、無錫、常州、南通、鹽城、淮安等6市51家企業,用3個月的時間,走訪生產車間,訪談企業經營者,對3014名紡織一線職工進行問卷抽樣調查。

     

    根據樣本統計,2018年江蘇省紡織行業的職工全年平均應發工資為52699.6元,月平均4391.6元,同比增長9%,全年平均實發工資為45496.2元,月平均3791.4元,同比增長6%。其中蘇南地區高于平均水平,蘇中略低于平均水平,蘇北最低。調研還從不同工種、不同技能等級、不同學歷、不同從業時間等方面,對職工收入狀況進行了分析。關于收入滿意度,31.4%的職工持滿意態度,而有一半職工評價“一般”,有13.7%的職工表示“不滿意”。在收入和滿意度排名方面,樣本企業中收入排名前三位的是蘇州愛馬仕服飾、蘇州盛虹集團、南通華業紡織;滿意度排名前三位的是蘇州迪諾蘭頓、蘇州盛虹集團、常州榮元服飾。

     

    調查報告顯示,工資收入低、勞動環境差、工作時間長、保障水平低,是紡織企業職工普遍的生存現狀。此外,企業也面臨著發展中的多重壓力。

     

    工資收入低。2018年紡織工人年均應發工資52699.6元,同期城鎮非私營單位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86590元,紡織工人工資遠低于全省城鎮非私營單位職工平均收入。職工反映,改革開放之初,企業的工資福利與機關、事業單位差不多,現在差距不斷拉大,特別是在物價不斷上漲,房價居高不下的情況下, 紡織行業“大學生難立足”、“產業工人難立業”。提高企業高技能人才的工資待遇,是讓更多產業工人進入中等收入群體的重要前提。

     

    勞動環境差。一些紡紗、織布企業的車間噪音大,甚至超過100分貝,讓人難以忍受;不少企業安排夜班生產,會打亂人體的生物鐘;運轉操作工需要在織機邊不停地走動,工作強度大;有的印染園區有“異味”,可能影響健康等等。這些都使年輕的就業者望而卻步。職工隊伍老齡化、年齡斷層,對紡織行業的可持續發展產生了較大的影響。

     

    工作時間長。調研的大多數紡織企業特別是服裝制作企業,為了提高勞動生產率,增加工人收入,主要還是采取計件工作制,多勞多得。要獲得較高收入,不加班幾乎不可能。在“延長工作時間”問題上,不少企業仍然突破了《勞動法》的規定。調查企業中,44.7%的企業每周平均加班13.6小時,每月為54.4小時,超過了《勞動法》“每月不得超過36小時”的規定。

     

    保障水平低。在企業繳納“五險一金”方面,雖然參與調查的樣本企業基本實現全覆蓋,有六成企業為職工繳納住房公積金,但是近七成企業主要按最低繳費標準為職工繳費。盡管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》第十二條規定,用人單位應按“本單位職工工資總額”、職工應按“本人工資的比例”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,但大多數企業按人社部門提供的 繳費基數下限繳費,并按5%這一最低繳費比例為職工繳納住房公積金。有的企業甚至認為住房公積金可交可不交,或者干脆不交。

     

    企業壓力大。當前紡織企業普遍面臨經濟下行、招工、技改、環保的四大方面壓力。長期形成的產能過剩,在今年中美貿易摩擦不確定的外部環境下,使得企業訂單少、批量小、交貨急、利潤薄的問題更加突出。年輕人招不到、留不住,企業用工后繼乏力。紡織企業利潤低,使得技改難度大,受資源環境約束,企業規范運行成本增加。不少紡織企業艱難生存在盈虧邊緣。

     

    對策:

    讓技能人才更有奔頭


    為了破解上述難題,此次調研提出了一些建議和解決辦法。如:通過建立技術工人薪酬激勵導向機制,鼓勵職工學技術、長本領、多拿錢,解決紡織行業職工年齡斷層、技術斷檔的問題,讓行業技能人才更有奔頭;通過建設知識型、技術型、創新型職工隊伍,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,推動行業健康發展。

     

    要推動政府制定出臺向產業工人傾斜的分配政策。要分析傳統制造業“招工難、留人難”背后深層次原因,調整收入分配格局,按照“技高者多得,多勞者多得”原則,制定向產業工人傾斜的分配政策。近年來政府出臺關于工資收入向高技能職工傾鈄的相關文件,如何增加政策的可操作性尤其是面向廣大非公民營企業,需要加強研究對接。

     

    要建立健全行業工資樣本跟蹤動態發布機制。落實《新時代江蘇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實施方案》要求,參照紡織行業發展狀況、社會平均工資、當地物價水平等,通過樣本跟蹤調研,了解勞動力市場工資價位信息,建立企業經營方、工會代表、職工方一線職工收入常態化,研究制度調整和研發成果發布制度等。推動企業制定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,引導產業工人有序流動,促進紡織企業之間良性公平競爭。

     

    要助力行業向高精尖智能化轉型升級。要根據省政府提出的“以服裝等終端產品品牌建設為龍頭,實現紡織強省目標”,引領企業改變貼牌加工的做法,加大品牌建設力度,為紡織工人增加收入贏得更多的利潤空間。同時要加大技改投入,加快“數字化車間”、“智能工廠”建設和投入,是解決紡織企業“工作太累了”、“車間太吵了”等紡織行業環境差老問題的根本途徑,提升紡織行業的職業吸引力。

     

    要構筑紡織行業勞動關系和諧共贏的工作局面。要繼續堅持產業工會與行業協會聯席會議制度,加強源頭合作,共同研究紡織行業企業勞動關系方面存在的突出共性問題;要認真落實全國總工會、省總工會關于推進產業工會改革創新的有關文件要求,在紡織行業集聚地區、產業集群,采取多種形式組建行業工會聯合會,建立行業集體協商機制,及時研究反映紡織行業職工的利益訴求;要加強紡織行業職工的思想政治引領,深入開展黨建帶工建活動,最大限度調動全省紡織行業職工的積極性、主動性、創造性,為推動江蘇紡織強省貢獻力量。

     

    紡織行業正處于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,實施“三品”戰略,建設制造強國都需要職工隊伍素質提升,一線技術工人薪酬合理體現勞動價值,職業資格認定與薪酬掛鉤,從榮譽、獎金、津貼,政治榮譽和社會榮譽方面激勵,是增強職工的獲得感、幸福感和成長空間的有效途徑和手段。

    所屬類別: 行業新聞

   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    版權所有©2016 河北金水集團 All  rights reserved.  冀ICP備14022021號-1  中企動力提供網站建設  后臺登陸管理